媒体报道

联系我们

电话咨询热线: 020-87377802 020-87374117微信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 媒体报道 > 心理学家眼中的“人肉”与“反人肉”——舒幼娥老师接受信息时报专访   媒体报道

心理学家眼中的“人肉”与“反人肉”——舒幼娥老师接受信息时报专访

发布时间:2009-11-01    阅读数:2139

      最近,人肉搜索与反人肉搜索的话题又热闹了起来,网上一份名为《百度和谷歌其实很可怕,你的隐私或早已暴露》的帖子引起网民纷纷议论。很多人惊讶地发现,即使并非名人,一个普通的网络使用者也在网上留下了众多痕迹,循着这些痕迹,很容易被别人搜索到自己的真实身份,包括姓名、电话号码、住址、毕业院校、兴趣特征,甚至身份证号码。于是,所谓“反人肉联盟”这样的网络安全自卫组织也悄然兴起。

  这样的热潮反映了怎样的一种社会心理?“人肉搜索”的普遍化,将给普通人带来怎样的心理释放(搜索者)和心理负担(潜在的被搜索危机)?“人肉”与“反人肉”双方谁将最终胜利?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采访了中山大学心理学博士程乐华与广州红树林心理咨询中心咨询师舒幼娥


  本版采写:冯钰 (除署名外)


  为什么会出现“人肉搜索”?


  信息时报:“人肉”者是出于一种什么心态?有人说是现代社会的冷漠或者人际的隔膜以及现代人无法轻易信任别人的不安全感导致了人肉搜索的泛滥,还有人认为它是一种“庶民的正义”,您怎么看?

  舒幼娥:自古以来,当要建立某种关系的时候,大家都会去打探对方的信息。最典型的就是,要联姻的两家会互相派人到对方的村子里去了解那一方的经济状况、家庭出身、遗传病史甚至到祖宗八代。

  互联网的发展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导致了我们更容易找到别人的线索。自然而然地,当我们要跟某些人建立关系或者有合作的时候,我们想要了解别人多一些时,我们会在网上找,因为那样很方便。所以与其说“人肉”出现的原因是因为现代社会的冷漠,不如说这是因为人性中本来就有不安全感,所以需要自我防卫以及确定感。

  当然,我们看到,网上经常有很多人会联合起来把某个违法乱纪的人,或被怀疑曾杀人而没有受到相应惩罚的人找出来,找到他们的身份证号码、现在的工作单位、家庭住址等,这在很大程度上扰乱了这些人的正常生活。这样的“人肉”能带来极大的成就感,因为“法律没解决的事情我们解决了”“我们为受害者鸣冤昭雪了”。另外,因为在我们内心里,总是觉得“做错了事就应该受到惩罚”,“我从小就是这样被惩罚大的,所以当有坏人没有受到惩罚我心里会很不平衡”,所以从更深层来说,因为我们一直被威胁或者受惩罚,我们自己也变成了施虐者,所以这样的方式是很能满足社会大众的施虐欲望的。

  程乐华:这个问题站在不同的角度有不同的看法,当处于一种信息不对称的状况时,占有信息较多的一方通常会占有优势。网络搜索引擎本身只是一个工具,这个工具出现之后,有人运用得得心应手,有人就做不到,所以现在人们提出了“搜商”的概念。大家面对的平台是一样的,任何信息在网上都可以循迹溯源,谁会整合利用这些凌乱的原始资料,就变成现代社会中一种重要的个人能力。在这个意义上说,“人肉”也好,“非人肉”也好,搜索是一种工具,本身无可厚非,而利用这个工具的人的目的,才产生了道德评价的问题。比如这样的搜索是否符合公共道德?信息的公开是否触犯行业道德?还有当事人面对的冲击。

  人肉搜索的流行还涉及到人群的群体气氛问题。在网络平台上共同协作,每个人贡献一块砖就能形成资源互补,通过这样一种合作的方式去完成搜索——擅于利用搜索的人运用他的搜索技巧,隐匿在现实生活中的知情者的爆料,这些合在一起就形成了信息的完整性。这种合作的起点很低,很容易达成。


  受访者:

  程乐华:中山大学心理学博士、讲师。著有《网络心理行为》参译《与众不同的心理学》、《社会心理学》。  

  舒幼娥:广州红树林心理咨询中心资深心理咨询师,临床心理学硕士。


  “人肉搜索”改变社会心态


  信息时报:“人肉”的兴起,引起了或者将引起社会整体心态怎样的改变?

  程乐华:现在“人肉搜索”显然已经成为了一个社会话题,人们看到了太多例子,就会学习尽量避免负面的东西出现在公众面前。人们会选择更安全的方式呈现自己的信息,公司、行业等也应该建立起机制保护人们的真实信息。比如搜索引擎对“人”的搜索应该有一定的限制;行业在呈现个人信息时应该做一些技术工作,让信息的最终控制权回到个体手中,让人们学会对自己负责任。

  舒幼娥:“人肉”的兴起,一方面肯定会让一些人释放自己的攻击性,尤其当对方是网络上的陌生人时,可以更加没有罪疚感地攻击得厉害;另一方面,势必也会让普通人产生更多的不安全感,增加更多的防范意识。

  “人肉”与“反人肉”谁将成为主流?

  信息时报:人们正在学习自我防范,所以现在“反人肉搜索”才成为一个新的热门话题。在采访一些倡导“反人肉搜索”的网络骨干时,我们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他们一方面自我保护意识非常强烈,另一方面却习惯于对网络上主动与他们接触的人先“人肉”一番确定身份。我们的记者就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对方暗中“人肉”过了,才能够通过msn验证与对方对话的。为什么他们会有这样一种矛盾的心态呢?

  程乐华:这就是我一开始说的信息不对称。这些倡导“反人肉”的网民通常对这样一个事件有很深的相关经历,他会意识到在保护自己的同时,更多的占有信息是有益的,“反人肉”自我保护做的好的人,他一定对搜索原理的理解和对信息的敏感比我们常人更突出。举个不很恰当的例子:做过间谍工作的人,保密工作也绝对不会差的。

  信息时报:那么“人肉”与“反人肉”,或者说人类的窥视欲与自我保护欲,最终谁将获胜?

  程乐华:当人们意识到这种趋势,就会自发出来针对这种现象进行探讨。是否能影响事态发展,首先要看基本态势的发展,然后要看对立两端的人具有的影响力。具体到“人肉搜索”与“反人肉搜索”的对立问题,首先要看“人肉”是否对社会造成巨大伤害?如果是,那么它终将被遏止、被淘汰;如果有利有弊,那么它将会存在下去。现在我们看到的情况中,“人肉”有它存在的心理基础,如伸张正义的要求、共享社会资源的要求……相对的,“反人肉”也有它存在的心理基础:担忧、内心的恐惧……人不愿意被窥探,而愿意窥探别人,不仅在网络上这样表现,现实中也是一样的。

  信息时报:八卦心态?

  程乐华:八卦的网络版。

  为什么我们这么容易被“人肉”到?

  信息时报:为什么我们这么容易就能被人肉到?为什么中国人的隐私观念不强呢?

  舒幼娥:之前中国人本来就没有什么隐私意识——想想啊,七十二家房客的日子,十几家人共用一个厨房,东家长西家短,谁瞒得了谁。现在好了,有了足够的私人空间,只要不触犯法律,任你干什么也没人管。可人们就耐不住寂寞了,还没等别人打听,自己就急不可耐地大暴特暴那些原本是私底下的事了。现在只不过是因为网络的发展把这种弊端放大了,不安全感凸显出来了。社会总是在这样的不安中进步的,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会有相应的策略出来解决这个问题。

  程乐华:人在网络上自我呈现的时候,对网络的信任程度是不一样的,面对风险的程度也就不一样。每个人自我暴露的程度有差异,所有有些人就更容易被搜索出来。在我的研究里把人的自我呈现分为不同方面:有人喜欢在网络上留下真名,有人喜欢用固定的网名,有人随时更换虚拟身份等。自我是多元的。具体到人肉搜索找到的信息,首先是个人管理意识的差异,要清楚地意识到放在平台上的资料都会有被人收集利用的危险,但大家都是对等地在做这件事。而这些资料的公布有时候是非个人行为导致的,比如一些不负责任的招聘网站,会不经过当事人的同意就把他的信息发布出来,这就牵涉到我刚才说的信息安全机制的问题。


  小调查

  你介意人肉与被人肉吗?


  有网络的地方就有人肉,正如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既然人肉与被人肉已经成为每天与网络打交道的你我不得不面对的问题,那么你还介意吗?

  

  陈皮(编辑):


  因为好奇,我在网上搜过自己,发现了我的联系方式和写过的文章。现在我的电话号码到处都有,也不怕泄露了。如果只是电话暴露倒无所谓,太详细的话就会介意了,比如地址之类的,怕有事真的会受到干扰。偶尔也搜索过别人,一般是为了工作需要找某些人的联系方式,还有名人。

  

  提静(媒体工作者):


  我是做媒体的,网上可以搜到很多关于我的信息,比如以前实习当网络编辑的时候,实习的网站上有编辑名字;读研究生的时候,有学号之类;发表的论文,有作者的名字;单位网站上有我的名字、职务、电话、EMAIL等等。我不担心这些泄露,但还真的被人利用过。买房子的时候和中介吵架,他们可能就是看到单位网站上我的地址、电话,找到单位来闹事了。但没办法,单位网站公布,也是为了工作的需要。

  

  燕子(网站公关):


  网上能搜到我在大学时唱歌的活动、演出照片之类的,还有署了我名字的稿子,我觉得这些都不算隐私吧,所以不担心。对自己感兴趣的或者名人,我会去搜索他们的消息。

  

  凯波(美术策划,职场新鲜人):


  我的名字很普通,虽然在网上搜索我的名字能搜出好几十页的信息,但几乎都与我无关,看来父母给孩子命名还是大众化一点比较安全。但利用姓名+毕业院校+专业的组合搜索方式,还是能找到我的信息,可能是毕业时在网上投递简历被泄露了,好在电话和通讯地址都已经变了。我想现在很多人应该不在乎被人肉,相反还挺爱变着方法提高自己的知名度,不然为什么有那么多实名博客呢?

 

 

来源:信息时报http://informationtimes.dayoo.com/html/2009-11/01/content_750394.htm
舒幼娥博客:http://shuyoue.blog.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