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焦虑

联系我们

电话咨询热线: 020-87377802 020-87374117微信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案例分析 > 抑郁焦虑 > 电影《万箭穿心》李宝莉错了吗?如果错了,错在哪里?   抑郁焦虑

电影《万箭穿心》李宝莉错了吗?如果错了,错在哪里?

来源:红树林    作者:梁侨辉    发布时间:2022-03-15    阅读数:365


电影的开始,昏暗的灯光下,妻子李宝莉用手指划了划丈夫马学武的肩膀,从后贴近,左手顺着丈夫的腹部往下抚摸。学武将她的手一把按住:“瞎摸什么呀,睡觉……“

显然,这是一次不成功的求欢。

性爱,就好比是亲密关系的温度计,关系好,则性生活和谐,关系不好则反之。

01

在《万箭穿心》中,围绕着学武的性表达有以下几处:

1. 电影开头,宝莉向学武求欢,学武拒绝;
2. 学武出轨,与女同事周芬在桃源宾馆为爱鼓掌;
3. 学武为讨好宝莉,希望同房,却“不行”了。

学武与宝莉的关系充满了负面的体验,因此对于和宝莉为爱鼓掌,学武是拒绝的,哪怕自己想要讨好,也“不行”;学武与周芬的关系体验良好,为爱鼓掌毫无障碍。

在咨询中,咨询师也会关注来访者的性生活。

有时,我会问:“你跟伴侣的性生活怎么样?你能说一说吗?”通过来访者的回应,借着性生活状况了解来访者的亲密关系状况

有时,我不问。比如一对夫妻有漫长的冲突历史,最近丈夫发现了妻子出轨,双方在情绪大爆发与冷战之间回旋,不用问也可以想到他们不太可能会有愉悦美好的性生活。

如果你目前处于一段亲密关系中,留意自己与伴侣的性生活状况,也可以作为一种了解关系状况的途径。

关于两个人之间的性生活状况,并不是要追求一个所谓正常的标准,比如每周多少次是正常之类的。

应该关注的是,自己(或彼此)在性生活中的体验,以及体验的变化,比如:

1. 对于与伴侣的性生活,我向往/期待/感兴趣吗?
2. 在这个过程里面,我感觉放松/愉悦/满意吗?
3. 性爱在维持/促进我们的关系吗?……

学武为自己拒绝宝莉的求欢给出了一个听起来合理的解释:(明天)一大早搬家,别闹。 嗯,解释,有时候确实是一种掩饰,是用来骗别人或者骗自己的。 学武和宝莉的关系问题,由来已久,且呈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



02

第二天早上搬家,宝莉在楼下,因为搬家工人临时提价而大发雷霆。

学武在楼上,和孩子打包行李,听到了宝莉发火的声音,轻轻叹了一口气,从窗户探头瞧瞧,刚好对上了宝莉往上看的目光,赶紧把头缩回去。

“好好好,加加加,快点搬,别再跟老子搞花样”,宝莉温(ma)文(ma)尔(lie)雅(lie)地回到楼上。

房东太太听到宝莉的文明用语,说道:“宝莉,你又抽什么疯啊?”

显然,宝莉的彪悍,经得住时间的考验,已是邻里皆知。



到了新家,学武准备给几个搬家工人发烟。宝莉见到了,一把将火灭掉,又开始骂:“马学武,我出钱他们做事,天经地义,刚才在那边,坐地涨价你不吭声,现在跑出来发烟……你当是在厂里搞招待啊?”学武不敢回嘴,几个搬家工人继续工作。

搬家结束后,搬家工人对学武说:“兄弟啊,我们虽然卖力气,干粗活,但家里老婆,还都挺贤惠的,那过得比你舒服多了,我看得出来,你在外头啊,多少也是个干部,但那又怎么样呢?你被这样一个女人管一辈子,真的挺可怜的”。



哪怕只是几个小时的接触,搬家工人也能体会得到,学武的压抑和苦闷。

搬到新家的头天晚上,回到了夫妻的房间中,宝莉自顾自地说着搬到新家的喜悦心情,学武在旁一言不发。宝莉打开风扇,风扇嘎嘎作响。沉默半晌,学武说道:“李宝莉,我要和你离婚”。

这次换成了宝莉一言不发,只有风扇的嘎嘎响,仿佛他们关系运转不畅的声音。



学武提出离婚后,宝莉并未同意,而是一直拖着。学武则是经常以工作为由减少在家的时间,晚上也睡沙发拒绝与宝莉同房。后来,学武在工作中遇到了女同事周芬,与周芬发展成了婚外情的关系。

嗯,这婚外情很合理。

情感需要,就像一只老虎,如果原有的亲密关系没有喂饱它,它长期地处于饥饿状态,就会去外面觅食,学武的婚外情就这么发生了(并不是支持/鼓励婚外情或出轨)。

03

某一天,宝莉发现了学武的出轨,因为学武平时不回家吃饭从来不打招呼,今日突然早早地打电话请假。 当然,这实际上并不是女人敏感的第六感,而是长期的冷战已经在宝莉心中埋下了怀疑,学武的反常仅仅是引爆了这份怀疑而已。 宝莉知道学武的出轨后,非常痛苦,于是她报警举报嫖娼,让这段婚外情大白于天下。背叛的人受到了惩罚,周芬失去了工作,学武也被降职(从主任降职调回了车间)。


宝莉的举报,既是一份报复,也是因为“我就是不想让别人把马学武抢走”。

闺蜜无法理解:“你早干什么去了?你早为什么不好好对他呢?”

这是一个好问题,为什么宝莉“不好好对他”呢?

原来,宝莉,认为自己“家里条件不好”,是“菜场卖菜人的姑娘”,但“凭我的长相,追我的人也不少”。

在李宝莉看来,马学武是“乡下人”,“我选他是他的福气”,所以“凭什么他不好好对我,要我好好对他”。

听起来,宝莉认为自己是不好的(“家里条件不好”“菜场卖菜人的姑娘”),但也有好的有价值的部分(“我的长相”),所以,为了获得安全感,她找了一个比自己更不好的人,“乡下人”学武。

有一个关于爱情的经典问题,“选择我爱的人还是爱我的人”,当一个人选择“爱我的人”时,其实ta选择的就是安全感。

这是一个在亲密关系中经常能够观察到的现象,一个人(男女皆然),认为自己不够好,总是会寻找“糟糕/更糟糕”的伴侣,这是无意识中在追寻安全感。似乎他们心中有一个声音:这样的人,我绝对能把握住,拿捏!

宝莉觉得自己选了一个安全的人,或者用网络一点的话说,她选了舔狗,她希望学武能一直舔她(“好好对我”)。

但是选择了舔狗学武,并不能真的让宝莉安心,因为在她心里面,始终存在一些她自己难以忍受,也不愿意去面对(意识到)的情感,她要通过否定、贬低、指责、发脾气,把这些无能、无用、无力、无价值感统统塞给学武,这样,她就觉得自己是有用、有能、有力、有价值的了。




但她忽略了一个问题,学武也想要有用、有能、有力、有价值的体验。学武意识到,在这段关系里面,永远不可能得到这些,于是他只能到同事周芬那里去寻觅。原来,温柔乡不只是英雄冢,还是失意者的诗和远方。

最终,宝莉成功地谋杀了自己的关系,就像闺蜜说的“马学武,是被你逼到这条路上的”。

电影的名字《万箭穿心》,也是一个风水术语,描述的是房子位于多条马路的交界之处,似被万箭穿心。

那连续而密集的否定、贬低、指责、暴怒,就是宝莉穿心的箭,一次两次并不致命,万箭穿心,就非常人能够承受了。

本片也有另外一个名字,叫《风水》。


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话:一个人自己就是最好的风水